一个程序员的自白(延迟满足)
2019-11-29

你有没有觉得你在时间观上有那么一点模糊?被这么一问,他瞬间陷入了沉思。“时间观”三字不少挂嘴边,但认真想想,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。时间在他心目中还真可能只是一秒、一分、一小时、一天、一周、一月以及一年的概念。

一秒等于多少?

一秒可以等于一千毫秒,也可以等于一百万微妙.,但同样可以等于半个呼吸、一个眨眼的动作或两下左右的心跳。呼吸、眨眼、心跳都是他身体的自主旋律,很容易让他产生一种“用之不缺”的意识,所以他极少会刻意去感受和体会,这想也就是“年轻人”常有的一种错误意识。经过了几次的通宵熬夜或精神不振时,他多少有点这方面的意识,像“时间是金钱”或“身体是财富”等这类被人嚼碎的道理他听不少,但本质是怎么一回事,我想他还需要认真思考“一秒等于多少”这个小学课题。这样一个小小的问题,是人生无数问题的根基,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,我想他后续的人生还会模糊不清。

 

一分钟等于多少?

如果一秒不足以引起他的重视和注意,不妨把时间跨度拉长一点,一分钟如何?给你一分钟,你可以做些什么是事情?面对一分钟,他还是像“一秒”那样顿挫在哪里,他觉得一分钟用来无聊都觉得少,一分钟到底可以做些什么?足足十分钟的等待,模棱两可地说了几个事情,他说一分钟可以让他泡个快茶,还可以劳累中宁时远处一分钟释放压力,又或者动动身子一分钟内应该可以上个厕所。一分钟的事情花了他十分钟,按这个算法,10年的工作经验,对他来说只有一年,我自己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现在许多企业在招聘条件中增加了一条“工作年限与工作经验对等”的要求。

一小时等于多少?

 当我再问他一小时能做些什么的时候,他的回答略显爽快一些,例如一小时可以开个小会、一个小时可以写点功能代码,一个小时可以跟同事吃个午餐,一个小时可以睡个午觉、一个小时可以跟同事做个小讨论,一个小时可以做个单元测试,一个小时可以上下班,一个小时可以看几个APP新闻,一个小时可以浏览几个公众号。我想,以上这些一小时“事件”放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可能通用。如果“一万小时造就一个专家”是真的,那么这个世界上应该不缺所谓的“管理专家”、“技术专家”、“测试专家”、“上下班研究专家”、“睡眠专家”、“新闻识别专家”、“APP体验专家”等。只可惜,“一万小时”不是一个工厂,而是一种时间观念。

一天等于多少?

 “天”是普罗大众最喜欢的聊天“单元”,什么“早出晚归”、“度日如年”、“996”等话题都是大众对时间观的普遍体现。对于“天”这个维度,我只问了他能否记得住一年365天里每天都怎么过的?他思考了一会,极度怀疑地表示不可能,并感概一年下来感觉就像过了一天一样,而且他还对能记得住自己每一天的能力表示渴望。他渴望是因为他觉得能记得住每一天是一种充实、是一种反思、是一种积累。当我让他通过写日志去记录自己每一天的时候,他犹豫了并不知不觉说了一些客观的阻碍因素。问他根本原因时,他表示没有这个耐心。明明知道事情是“正确的”,但因为自身各种意识的阻碍而无法让自己付诸行动,我把这类“错误的”意识称为“阻碍意识”。这些“阻碍意识”并非什么疑难杂症,只是自身“三观”的体现。有些可能跟随基因而来,但大部分还是环境的潜移默化。其实他早已经意识到自身这些“错误意识”的存在,但不清晰。也意识到如何让时间“积累”起来的问题,但不可控。没有办法之前,他只能跟这些残旧的观念“死磕”。经过了数年的坚持,他把日记转换成每天的学习,他把365天的日志转换成蓝图刻画在自己的知识库中。他也慢慢体会到了学习的乐趣,对自己无知填充的满足,但还不足以抵抗各种杂念的干扰。当他杂念再生时,我建议他不妨告诉自己一个真实的事实:“有一种满足叫做延迟满足”